You Are Here: Home » 主持人动态 » N 囡囡 » 王蒙与广东电台新闻广播

王蒙与广东电台新闻广播

“文学的记忆”是个人的记忆,更是集体的记忆,它传达着中华民族的能量和希望。从20世纪50年代的《青春万岁》、《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到现在的《中国天机》和《这边风景》,原文化部长、作家王蒙一直站在时代的节点上,用他的青春激情传递着这种记忆的能量。2013年,尘封近四十年的70万字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由花城出版社付梓,同时由广东电台新闻广播制作成广播文学节目《生活的风景始终美好——王蒙与他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这部扣动历史和时代脉搏的作品,受到各界广泛关注。广东电台新闻广播作为唯一指定媒体对2月23日在广州举行的“文学的记忆——王蒙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研讨会”进行全程录音播出(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花城出版社举办),著名主持人吕囡囡主持了这次活动。研讨会相关报道及录音实况已在当天(23日)《岭南书香》节目中播出。(节目录音可点击广东广播在线进行收听:http://mj.rgd.com.cn/node/40171)。

来自全国的二十多位评论家、学者从文化、历史、政治、民族等角度全面分析了这部跨越了四十年的小说,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立体的王蒙。

在《这边风景》出版之际,广东电台新闻广播制作播出了文学节目《生活的风景始终美好——王蒙与他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作者(张蔚姸、吕囡囡、吴若珊、陈文丹)用娴熟的广播文学编辑手法把长达70万字的小说内容浓缩在不足30分钟的节目长度里,突出小说原作的人物、情节主线,让读者一下子被吸引到节目中。节目以王蒙本人的讲述介绍他创作的体验和思考,突出“生活的风景”这边独好,以引起不同年龄层读者的共鸣。节目用多种广播手法,如用浓郁地方特色的新疆的音乐来表现书中的场景和情节,用声情并茂的朗诵来介绍小说的节选部分,延伸和扩大了《这边风景》的文学感染力。


在研讨会上,王蒙欣然接受了这期文学节目的文稿和录音光盘,鼓励广东电台新闻广播的编辑主持人多做好听的文学节目。

 

附: 生活的风景始终美好——王蒙与他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节目文稿

播出栏目:《岭南书香》

播出频道:广东电台新闻广播

作者:张蔚姸  吕囡囡  吴若珊  陈文丹

【《岭南书香》版头】

不管经历什么,生活不可能被摧毁。(王蒙语)“我不害怕挫折,我也不害怕误解。”不管过去多久,笃信仍然炙手。(王蒙语)“捍卫对人的尊严,对人的信任。”王蒙为我们展开尘封巨作,(王蒙语)“四十年前,我在文革中开始酝酿、构思、然后动笔写的。”四十年后,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终于付梓。《岭南书香》专访王蒙,带你眺望半世纪前的边疆生活。望见辽阔葱郁,望得悲喜交集。《这边风景》隔世年华。(王蒙语)“新疆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生活的风景始终美好——王蒙与他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

 

【《这边风景》前言】

 

“我找到了,我发现了;那个过往的岁月,过往的王蒙,过往的乡村和朋友。

黑洞当中亮起了一盏光影错落的奇灯。虽然不无从众的嘶喊,本质上仍然是那亲

切得令人落泪的生活……是美丽得令人痴迷的土地,是活泼的热腾腾的男女……

也曾有过狂暴与粗糙,愚傻与荒唐……那至少是心灵感受与记载的真实,是戴着

镣铐的天籁激情之舞。”

主持:听众朋友,这是作家王蒙在长篇小说《这边风景》的前言写的一段话。《这边风景》描述的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新疆伊犁一个维吾尔族聚居村落新生活大队的一段故事。里面有打上了当时政治标签的斗争,也有年轻男女热烈的爱恋,还有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人民之间的情谊,被誉为一幅巨大的文革前夕伊犁地区少数民族日常生活的色调浓郁的民情风俗画卷。曾经担任文化部长的作家王蒙,在他的青年时期创作了《青春万岁》和《组织部来的年轻人》之后,因为被戴上“右派”的帽子,他自我流放到新疆农村长达十六年。王蒙把这段时期的生活积累写成了70万字的《这边风景》,它填补了作家中年时期的创作空白。今年4月底,《这边风景》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发行,揭开了一段尘封近四十年的历史记忆,这段险些被埋葬的回忆是作者王蒙个人的,更是中国社会集体共有的。

王蒙:问候《岭南书香》的听众!今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这边风景》的出版,这个书还是四十年前,我在文革中开始有所酝酿、构思、然后动笔写的,之后经过漫长的等待,没能及时发表。现在终于可以在不同的语境下面,不是把它当做是一个政治读本,而是作为一种生活的真实记录,生活的一种浓缩出来,这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主持:这是一部既新又久,既近且远的故事。翻开每一页,那些几乎被尘封了的记忆片断,似潮水般涌来,惊涛拍岸,复又风平浪静……生活按照其内在规律舒缓地发展,让读者饱览地处边疆这边风景的同时,看到了和风景一样美丽无限的人们的心灵世界。

【新疆歌曲压混,《这边风景》第一章《醉舞的哈熊》节选】

进入伊犁范围,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碧绿!高山上是云杉密林,丘陵上覆盖着肥美的牧草,河谷地区,到处是纵横的阡陌,是庄稼,是果园,是花坛,白杨高耸入云,葡萄架遮住了整个的庭院……汽车正沿着傍山依水的山间河谷公路盘旋而下。……伊力哈穆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他回来了……

主持:主人公伊力哈穆曾经是队里的大队长,在乌鲁木齐当了三年工人,当全国遇到百年不遇的大灾害,在党的充实农业第一线的号召下,伊力哈穆重返公社当农民。所有的故事便由此展开。

【垫乐压混,《这边风景》第二章《麦子被窃》节选】

四月三十号夜间,队里发生了大盗窃案,一下子偷走了两吨多小麦,大车

来装上走的!……就在小麦丢掉的同时,生产队保管员伊萨木冬也失踪了,据

说他已经跑到“那边”去了。

主持:严峻的现实就这样摆在主人公和读者面前。那是一个特殊历史时期,中苏关系破裂,我国边疆出现短暂的动荡。在“伊犁边民事件”背景下,发生了一桩公社粮食盗窃案。于是交织的矛盾环环相扣,扑朔迷离,各色人等,各种面孔,一一走来。

王蒙:整个文革当中我的心情还是有相当沉重的一面的,写了 1962年的新疆的边民外逃事件。当时有比较多的群众逃到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现在的哈萨克斯坦。然后一直写到1964年,65年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里头多多少少有一种不实事求是,以左的面目出现的对好人的冤枉,对好人的打击。至少捍卫一下实事求是,对人的尊严,对人的信任。

【垫乐压混,《这边风景》第四十六章“那个年代的农村批斗会”节选】

会场设在文化室,点起了煤油灯,照得通明。伊力哈穆竭力控制住被“破坏”“罪行”这样一些字眼激起的阵阵不冷静的情绪。……“伊力哈穆站起来!”章洋厉声喝道。……伊力哈穆被剥夺了申辩的权利,只许听,不许张口。他仍然默默地站在那里,也显露出愤懑和痛苦,还有嘲讽和怜悯,但更多的是一种平静的思索,一种谦和的良善。

主持:《这边风景》写于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间,因为触碰了新疆文革期间的一些历史,所以部分章节会显得比较敏感。当时能这么写出来,作家有自己很独特的思考。那王蒙为什么要写这段生活呢?

王蒙:我这在文革当中,大的题材上,大的故事上,跟当时的政治至少是不违背的。当时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只是背景,我实际上写的是老百姓的生活,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在《这边风景》里面,我写过一个一只手的姑娘叫爱弥拉克孜。我对这“一只手的姑娘”用一种很赞叹,歌颂这样一种口气来写。可以说明,我在生活中遇到过这样一位又坚强又美丽有尊严的女孩,她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

 

主持:我们再来看作家对断臂的医生姑娘爱弥拉克孜在收到年轻社员泰外库一封求爱信时的心理刻画。

【垫乐压混,《这边风景》第四十二章“泰外库给爱弥拉克孜的一封信”节选】

在新生活大队,人们称爱弥拉克孜为“医生姑娘”,她整天考虑的是如何解除旁人的痛苦,这使她感到了生活的意义和自己的力量。……那天,泰外库那样惊异地、又是顺从地、敬仰地望着爱弥拉克孜,使爱弥拉克孜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现在,泰外库用他可以捏碎石头的大手,拿起摔坏了笔帽的钢笔,在淡绿色的暗花信纸上写得歪歪扭扭的这几个维吾尔文字母,给予了她怎样意向不到的冲击。结婚——“我要拿上你”,这种维吾尔式的语言是多么质朴,多么实在,多么火热,又多么缺少必要的压制、温存与过程啊。爱弥拉克孜啜泣起来。……天真而勇敢的,应该说是有点傻气的追求,冲决了长久以来严厉地禁锢积压住了的幻梦与悲伤。于是,泪水像冲破了堤坝的春洪,流淌了,流淌了。

主持:正因为王蒙对维吾尔族人的精神面貌的把握,作品便有了另一种不可替代的新鲜律动的活力。生活,是《这边风景》里无所不在的主题。从衣食住行到宗教仪式,从语言表达到情感诉求,王蒙准确地表达了维吾尔族人的原生态生存方式、思维理念、宗教文明,以及积淀在其民族性格当中的精神质地。

【垫乐压混,《这边风景》第四十八章“流言杀人的故事”节选】

泰外库在爱弥拉克孜送还的电筒的亮光照耀之下,他细致地回味了、激动地发现了他对于爱弥拉克孜的爱情,他向伊力哈穆夫妇倾吐的自己的心曲。写下了一封天真、火热、呆痴、感天动地的求爱信。焦急和期待、愿望和幻想、苦恼和欢乐像海潮一样冲打着、激荡着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大孩子。……过了两天章洋来调查伊力哈穆。……泰外库看到了什么呢?似乎到处都有人在直戳他的脊梁骨,发出怪声,声、形、动作,都带有一股邪恶的味儿。……麦素木从眼角不断地窥测着泰外库的神色,说:“全公社都在议论您,都说……您别生气,都说您有个什么病,雪林姑丽才离开了您。”……泰外库的心尖上挨了一刀。泰外库看到了自己给爱弥拉克孜写的信。如今,这信怎么跑到了麦素木手中!……幕布拉上了。严严实实。像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主持:小说中,泰外库因为被流言挑唆跑去向伊力哈穆的妻子米琪儿婉和自己的前妻雪林姑丽兴师问罪,在暴怒之下使伊力哈穆家正在烤着的一炉馕饼毁掉了。王蒙用极其细致的笔墨描述了维吾尔人打馕的生活细节。

【垫乐压混,《这边风景》第四十九章“米琪儿婉与雪林姑丽合作打馕”节选】

打馕,是一件盛举,是过节也是战斗。……土炉烧好了,院落里弥漫着树叶、树枝和荆蒿的烟香。面也揉好了,米琪儿婉和雪林姑丽都跪在那块做饭用的大布跟前,做馕剂儿。……全用两只手,捏圆,拉开,然后用十个指尖迅速地在馕上面戳动,……保持形状的浑圆,然后,略为旋转着轻轻一抛,馕饼便整整齐齐地排好队,码在了大布上。最后,她们用一束鸡的羽毛制成的“馕花印章”,在馕上面一阵戳动,馕面上立刻出现了各式各样的花纹图案,有的如梅花初绽,有的如雪莲盛开……

主持:在《这边风景》中,写劳动的场面堪称一绝,不论舞钐镰,割苜蓿,还是拌石灰,刷墙壁;写吃食则满嘴流香,无论打馕和面,还是烤羊肉,喝啤酒,总之,吃喝拉撒、婚丧嫁娶、衣食住行,宗教生活,都写到了。作品最根本的还是写出了维吾尔族人幽默,机智,豁达,浪漫的性格,总体上生动地表达了维吾尔族人民的原生态的生存方式、思维理念、宗教文明,以及积淀在他们民族性格中的精神原色。

王蒙:重要的还是生活,这种背景下的新疆,尤其是伊犁地区的维吾尔人,维吾尔农民以及其他各族农民的日常生活,我想这才是它最真正的核心。

主持:小说中对伊犁的自然风情,物产,气候,风俗,都极为欣赏夸赞。我们从《这边风景》中可以感受到作者那种心境的阳光,那种对生活永远充满的敏感、好奇与热情,那种对边疆维吾尔族和各民族人民的真挚情感。

王蒙:连续多少年,就住在维吾尔老农的家里面,同吃同住同劳动,而且我又有一种兴趣,对这种不同的这种民族文化,不同的生活方式,维吾尔族语言也是有他的特色的,咱们汉族人说“走运了”,维吾尔族人就说“当幸运的鸟儿栖息在你的额头”。这说法本身就很诗意。

主持:王蒙在书的前言中说,这本书70万字的长篇小说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初恋情人,终身伴侣。

王蒙:对这写作我觉得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不是我的事情了。但是,我的妻子一直鼓励我,希望我不管怎么样,应该把生活的各种感受写出来。恰恰就在2012年3月,她去世的前后,几乎是同时,发现了旧稿。所以,我把这个稿子和既是我的初恋情人,也是陪伴了我一辈子的崔瑞芳联系到了一起。

主持:到了今天,思潮的转换再也不那么明显和急促,我们相对进入了一个文化大发展的兼容时期,也就有了《这边风景》的出版和问世;王蒙考虑到年代的疏隔与青年一代读者的接受障碍,在每章后面加上了新写的“小说人语”,加以评点,重在不同语境下的对比与和合。这既是两个时代同一作者的自我对话,也是作者与今天读者的对话,起到缓冲一下遥远陌生感的作用,尽可能将之拉回今天的语境。

【垫乐,第五十六章 小说人语】

伊萨木冬的绝命书充满了激情。你聪明的会指出,不必那么夸张,那么严重,那么扣政治帽子,那么给自己施压。是的,一个屌丝对历史承担不了那么大的责任。当小人物被历史与国际政治裹挟以后,他们的小小的身躯也要承受巨大的分量。

王蒙:就在困难的情况之下,我仍然感到生活是第一性的。我在书里也不断地说,有时候那种政治的说法是一种命名。比如说,盗窃案,现在也有,当时把它命名为阶级斗争,现在被称作为刑事犯罪,但是同样都有盗窃案。比如说狡猾的、不负责任的人,什么时候都有的,当时把他们命名为阶级敌人,敌对势力,现在也许我们把它命名为贪腐、变质分子。命名是可以变化的,但是生活并没有变化,人性并没有变化。文化的变化也缓慢得多。

主持:小说提供了悬念,失踪的伊萨木冬,原来是被裹挟到边境线上的,在最后一刻决定留在祖国,留在自己的土地上。也是在“四清运动“中彻悟自首,从遥远的且末回到了伊犁的家园,也由此揭开了由四月三十日留下的黑色谜团。今天,伊犁边民事件,四清运动,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作品保存了大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精神生态真实,人物多达五十多个,他们的家庭与社会关系的纠结,他们情感生活的原貌,新疆地区特有的风俗都跃然纸上。

【片花】

因为王蒙的文字,几十年前的边疆村落仍然声息鲜活,那些人物也仍是活

生生的。好干部伊力哈穆、赵志恒仍然面容坚定;美丽的姑娘爱弥拉克孜仍然年

轻饱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库图库扎尔仍然让人不得安宁;老王和里希提的友

情让然笃实;泰外库的爱情仍然在燃烧……

生活的风景始终美好!

 

【第三章 小说人语】

谁能不爱伊犁?谁能不爱伊犁河边的春夏秋冬?谁能不爱伊犁的鸟鸣与万种生命?谁能不爱与生命为伍的善良与欢欣?谁又能干净地摆脱那斗争年代的辛苦与累累伤痕……

主持:王蒙在小说中对生活的描写不是记录式的、琐碎的,它艺术地存在于历史动荡之中又偏离于政治的影响之外,这些“生活”的出现填充了历史的空隙,使得那个在时空里渐行渐远、在记忆中逐渐模糊的荒诞年月,又重新真实了起来。

王蒙:我也不客气的说,我觉得这乐观也包括了我对自己的信心,我不害怕挫折,我也不害怕误解,自我的这种信心也是重要的。我说,幽默感其实是一种智力的优越感。当一个人有一种智力的优越感的时候,往往会把这种负面的经历当做一种趣谈,一种趣闻,当做一种笑料。而绝不会把这种负面的东西把自己压垮。

主持:王蒙自己说他在这部小说里写得太老实了。确实,如果与他在新时期的创作的汪洋恣肆相比,与他的意识流,语言爆炸,杂语洪流相比,差异太明显,从中不难嗅到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质朴气息。《这边风景》的语言,用维吾尔语和汉语“双语”构思,很大程度上保持了维吾尔文原汁原味的叙述方式,显得别具一格。王蒙忠于生活,热爱大地和大自然,陶醉于少数民族的风情,热衷表现生活的鲜活与灵动。王蒙说,新疆是他的第二故乡,可以说,对新疆的热爱,构成了王蒙这时期创作的重要的内在驱动力。

王蒙:新疆是我的第二故乡。新疆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

【新疆音乐垫乐   第五十七章 小说人语】回顾与独白

与伊犁的邂逅是小说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当历史的重温与人物的纪念已经渐行渐远,已经越来越不那么令人在意的时候,……这部尘封四十年的长篇小说还在,它仍然能拨动你的感情的琴弦,能激起你的滚滚的热泪。……我们当然不拒绝凝视与凝思那庄严的当真的往事,我们留住的当然不仅仅是叹息。

 

主持:刚才您听到的是广东电台新闻广播制作的文学节目《生活的风景始终美好——王蒙与他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我们下次再见!

 

 

About The Author

Number of Entries : 104

Leave a Comment

Better Tag Clou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