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脸的视频

2022 美国 

主演:凯瑞·莎勒 皮查雅·瓦塔那蒙迪里 关锋  

导演:朱睿 郑继宗   

类型:爱情  

立即播放

简介

这项能力可以让戴维凭借想象瞬间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并与廖望的关系也从互相敌视变成双方爱慕。不仅留下了他早年战斗的足迹,详情

@《踩脸的视频》相关问题

《沼泽深处的女孩》主演黛西走心演技征服观众,这部剧的剧情有哪些看点...
这部剧的阵容很强大;情节内容很有吸引力;去中男女主角热烈的感情感动了无数的观众
中古神话里,沼泽深处有个八首恶魔
一、 晨曦的光穿越迷障照在树屋上,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景象了。 迷雾笼罩着沼泽,常年弥漫着一层瘴气,阳光很难直射进来,导致躲藏在这里的生灵已经对阴湿习以为常。 沼泽中鲜有粗壮的树木,较醒目的一棵树腰处由藤蔓固定着一间小屋,与大树浑然一体,好似从它身体里生长出来的。一个灵巧的身影攀着藤蔓,蹭蹭几下跳上小屋,推门进去。 温斯顿·乔脱下沾满晨雾的斗篷,将十字弩挂在架子上,来到灶边提起出门前就烧好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二十岁不到,唇边的胡须还稀稀疏疏,右手中指和食指却已经齐根断了,只得用手掌捧着没有杯耳的茶杯小口喝着。 他已经在此生活了八年,每日打猎、采食,波澜不惊的生活中隐藏着一个秘密:他心里装满了冰冷的恨意,正等待一个复仇的时机。 喝过茶,温斯顿来到窗边,摇动把手,窗边的滑轮吱吱呀呀转动起来,不一会儿,窗外的绳索就拉起了一大块重物,那是一头躺在架子里的阔蹄野猪。这种野猪身子很重,可食用部位肉很多,为了适应沼泽的生存环境,生了四只宽阔的蹄掌。它的左眼眶处插着一只弩箭,显然是温斯顿射出的。 「还是不够准。」温斯顿小声抱怨了一句。他趁着野猪早起觅食时将其猎杀,放在树屋下方自制的木架中,平时将猎物高高吊起,避免被路过的野兽偷食。 温斯顿将野猪一只宽阔的蹄子削下来,用火烧去毛发,扔在锅里,准备炖煮,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砰、砰、砰。」温斯顿一愣,他……终于来了? 沼泽地里环境恶劣,四处都是烂泥和有毒的沼气,根本没法修建房屋、耕作土地,没有其他人类在此生存,八年来一直只有温斯顿一人。一定是他了,温斯顿想。 「谁?」 温斯顿大声问道,同时他迅速弯腰从柜子里取出一瓶乌黑的毒液,将腰间短剑抽出,在毒液里浸泡了一下再插回鞘中,随后将弩箭也一并浸泡,放回箭袋。 「呃……我来到这片沼泽,走了很久也走不出去,看见这里有间屋子就来问个路。」 门外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 温斯顿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瘦小的老头,光脚站在地上,两条纤细的腿仿佛随时会折断。「进来吧,这里走出去起码得两天,不妨喝杯热茶再走。」温斯顿让开,老头双手扶着拐杖笑着点头致谢。 「您这样的年纪跑到沼泽地来做什么?」温斯顿随手关上身后的门。 「我听说这沼泽里住着一只八个头的怪物,世上仅此一只,想来看看能从它身上弄点什么,回去卖个好价钱。」老头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糟烂的黑牙,温斯顿一怔,一瞬间竟然从这个笑容里读到了一丝淳朴。 「您不怕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温斯顿给老头的茶里偷偷滴入了几滴毒液,递给他。 老头接过,握在手里却不喝,叹了一口气:「哎,这怪物是我们那一代人的传说,可惜到今天我们那茬人都差不多死光了,没剩几个活着。那怪物是个神物,相信它的人越多它越厉害,如今,知道这个传说的人不多了,要是真遇上了,估计连个小孩都能一只手把它捉住。」 「哦?这就奇怪了。」温斯顿缓步挪向挂在墙上的十字弩,「我这屋子建得挺高,爬上来的路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你真这么弱了……是怎么上来的?」 老头的表情僵住,气氛骤然凝固。片刻后,老头缓缓将茶杯放在一旁的桌上,茶杯一点一点裂开,紧接着完全碎裂,里面的茶水淌出,桌面立刻发黑、萎缩了。 「嗖!」一声,一支弩箭射出,被老头躲过,钉在墙上。老头回头看了一眼,再转过身怒视着温斯顿,他极度愤怒,浑身颤抖着,暴起的青筋布满了他火柴棍一般的四肢。老头突然怒吼一声,向温斯顿扑来,七个不同面孔的头颅隐约出现在他的四周,气势吓人。温斯顿闪身避过,掏出短剑在他的腹部划了一刀,自己却也被老头尖利的爪子伤到。 老头摸着逐渐发黑的伤口,喘着粗气。温斯顿提起短剑上前,老头突然变出了一张楚楚可怜的妇女的脸,只是维持没多久,便转为苍老,变成了老婆婆。「放过我,放过我吧!」老婆婆哀求道。 温斯顿仅迟疑了一瞬,便又举起短剑准备刺下,突然,老婆婆化身成八头长蛇迅速扭动身躯,仅一瞬间就将温斯顿压倒在地,待温斯顿反应过来的时候,怪物已经变回老头的样子骑在他身上,笑得邪恶而狰狞。 「呵呵呵呵,阴险的小东西,只要亲眼见到我,你们不信也得信!老子要回到人群去,先拿你献祭补一补!」老头咧开嘴,露出满口獠牙,里面滴出黑水,嘴越张越大,越张越大,随后,对准温斯顿的脖颈,一口咬下。二、 炉火映照着一张坚毅、有棱角的女人脸庞,十一岁的温斯顿趴在一边,呆呆地望着,眼里闪烁着好奇。温斯顿每天最享受的,就是听母亲讲来自她家乡的传说。母亲叫做乔俊环,是一个来自东方的女人,乌黑顺直的头发盘成一个发髻,魁梧的身子加上小麦色的肌肤显得十分有力,给予了温斯顿充足的安全感。 来自东方的传说总是比本地的听起来更神秘、更有趣,母亲最常提起的,是一种叫做八尾屠的怪物。太古时期,世界一片混乱,毫无秩序,有古神,有天神,各式各样;也有一部分靠着人类信仰变得强大的神。其中最后这一类中有八位恶神,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和发展逐渐被忘记,威力一天天变弱。于是,它们为了生存,合体变成了一种八头怪物,口吐毒水,所到之处均变成沼泽。 「城外的那片沼泽会有八尾屠吗?」温斯顿问。 「每片沼泽都是它呕吐的毒水变成的哦。」母亲故作恐怖的样子吓唬他,表情里却藏不住慈爱。 在外打了一天牌的父亲回到家,一声不吭地主动做饭去了,母亲面色威严地瞥一眼他,没有搭理。父亲是讨厌母亲和自己的,温斯顿感受得到。为了防止他在饭菜里做手脚,温斯顿爬起身,蹑手蹑脚跑到厨房门口,趴在门边偷看。 好巧不巧,父亲正挖出一坨鼻屎,准备弹进熬煮的汤中,却突然瞥见了门边的温斯顿。他神色一变,将鼻屎扔进嘴里,一脸坏笑地大嚼特嚼,把温斯顿好一顿恶心。温斯顿扔下厌恶的表情,转头就走。 穆赫利亚是一个女人和男人一样强悍的国度,这里的每个人都如盛年的骏马,矫健挺拔,皮肤在阳光下映射出力量的光芒。 但在温斯顿家中,父亲不仅不如乔俊环这个东方来的女人更像穆赫利亚人,反倒窝囊得很,瘦弱猥琐,吃、住都靠母亲一手操持,每天只知道泡在牌局里。以至于温斯顿一直没想通母亲为什么会选择嫁给父亲这样一个男人,同时庆幸自己的姓氏跟了母亲。 父亲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却唯独对女王菲莉亚狂热异常,在家中悬挂了她的画像,对她颁布的每条法令都十分支持,对她说过的每句话都倒背如流,俨然一个最虔诚的信徒。 二十年前的穆赫利亚和其它国家一样,剑与魔法互相促进,和谐共存。突然有一天国王暴毙,菲莉亚继位,随即以杀害国王的罪名,驱逐了时任骠骑大将军的妹妹菲莉娜。紧接着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在国内禁止魔法。一时间,一切与魔法有关的人或物被驱逐的驱逐、销毁的销毁、处死的处死,经历了一番血洗。 但温斯顿不明白女王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曾在一次祭典仪式上看见过菲莉亚,只那一眼,温斯顿就知道,她一定身怀深厚的法力。或许是因为她一点也不强壮的身形,或许是因为她美丽柔和的外貌,总之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就是如此断定。 温斯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百无聊赖地等候开饭。他了解父亲,刚才的行为暴露后,起码今天,他不会在饭菜里再做什么手脚了。 温斯顿开始在墙上涂涂写写,他用手指划过的地方会留下金色的光,一直以来这都是他和自己玩耍的项目之一。温斯顿从未想过原因,以为这是夜晚自有的现象,由于金光会慢慢消失,一直以来也没被父母知道。就这样随心画着画着,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布满了魔法符文一样的图案。 忽然身后的房门被推开:「你妈叫你……」温斯顿回头,见父亲呆立在那,脸色先是吃惊,随即转为一种难以置信的愤怒,最后变成极度地兴奋,甚至有些涨红了脸。 「哈哈哈哈哈哈!」父亲飞快地冲出门,跑远了。 「怎么了?」母亲闻声而来,见到满屋的金光,也呆住。 「妈……爸他……」温斯顿有些不知所措。 母亲眼里涌出些许泪水,她故作镇定,声音有些颤抖:「快去找点干粮和水,其它的什么也别拿,我们走!快去!」温斯顿还想问点什么,被最后这一声吼给生生吞了下去,他赶紧动身。 没多久,温斯顿和母亲就骑上一匹马狂奔出了城。三、 一队身着皮甲、手持长矛、露出结实臂膀的女战士骑着马在沼泽边缘徘徊,温斯顿那瘦小的父亲也骑着马跟在一旁。 「逃进沼泽地和死了也差不多。」一位棕色头发的女战士说道。 队长凝望着沼泽深处,叹了口气:「出了我国的地界就不是我们的事了,走吧。」队长驾马调头,往来的方向奔去。 温斯顿父亲赶紧追上队长:「哎哎,大人,请问我的赏钱上哪去领呀?」脸上挤出一个丑陋、卑微的笑。 队长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出卖自己的妻儿,你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嘿嘿,我只是忠于陛下。」 队长不予理睬,驱赶马匹跑了起来,骑士们纷纷跟上。温斯顿父亲心情很好,笑眯眯地不紧不慢在后面追着。 温斯顿躺在母亲怀里,感到无比安全。此时已经天亮,沼泽地里却只透进淡淡的光,四周雾蒙蒙的,看不清多远的景物。 两人在一处相对干燥的地方休息,身边的篝火仍在燃烧,看样子,应该是母亲补上的新柴。母亲闭着眼睛养神,一只手一下一下有节奏地轻拍着温斯顿的头。 昨晚,母亲在沼泽边缘与一位率先赶到的骑士交战,夺下了她的佩剑并刺伤了她,那是温斯顿第一次见到母亲如此强悍的一面,虽然之前一直有所猜测;再加之母亲在沼泽地表现出的强大的生存能力,温斯顿觉得,母亲一定有许多自己未曾了解的过往。 「妈,你从来没和我说过你在家乡时候的事呢。」 母亲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好说的。你妈我啊,在那边做了不该做的事,他们都像今天这样抓我,我就只好逃到了穆赫利亚来。」 「那你为什么和爸……那个男人结婚呢?他那么坏。」 「当时他们要我的命,找国王要人,我只好随便找了他结婚,这样我也算是穆赫利亚的子民了,家乡的人才撤兵。」 「那现在跑出来,会不会又被家乡的人追杀呢?」温斯顿爬起身,一脸担心。 母亲叹口气,苦笑着摸摸温斯顿的头,没有回答。 「妈,对不起!」温斯顿憋着湿润的眼眶,抱住母亲。 似乎是为了安慰小温斯顿,母亲突然放开了话题,开始滔滔不绝和他讲述自己从未讲过的故事。她的国度;她逃离的原因;她来这里的经历……光怪陆离,难以置信。温斯顿瞪大了眼睛,努力重新认识眼前的母亲。 突然,母亲肌肉绷紧,一手握住一边的剑柄,眼睛警觉地盯着暗处。温斯顿爬起身,顺着母亲的目光看见暗处站着一个柔弱的女子。 「我……被困在这里一天了,可以过去烤火么?」女子先开了口。 温斯顿偷偷打量了女子一番,衣服布满泥沙却不破烂,面貌清秀,不像是穆赫利亚人。母亲率先开了口:「姑娘,这个世道人人自危,我拒绝你,希望你能理解。」 说完,将剑放在身前摆好。 女子点点头:「那我不再靠近,就在这坐下,行吗?」 母亲正准备拒绝,却被温斯顿紧紧攥住了双手,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女人保持着距离,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威胁了。母亲看了看温斯顿,点点头,女子在不远处坐下,伸出双手试图感受火焰的温度。 「你们听说过八尾屠吗?传说是生活在这样的沼泽里的生物。」女子突然问。 母亲有些意外:「我以为只有我们那边的人才知道这个怪物。」 女子一愣:「你……是东方芃国来的?」 「是的。」 女子默不作声,双方陷入沉默。 突然女子又开了口:「听说八尾屠以人的信仰作为力量。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它了,它就不停地四处游荡,遇到落单的人,就上前和他们说它的故事,然后再现身,让人类相信并传颂它的存在。这是我听过最辛酸,最好笑的志怪故事了,哈哈哈哈……」女子的笑声干瘪,恍惚间,温斯顿竟然看见了她眼角的泪花。 「如果它遇到的人,本就相信它的存在呢?」母亲问,握剑的手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 「虔诚、坚定的信仰最补,那它就会将对方吃掉,献祭自己。」 女子说完,双方再次陷入沉默。 「我们该走了。」母亲突然起身,拍拍温斯顿,拉着他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开。温斯顿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回过头,见女子坐在原地,没有看过来。 走着走着,母亲突然挥剑回身一砍,不知何时已经扑到跟前的女子捂着冒黑血的肚子向后退去,肩上除了她自己,还有另外七张痛苦诡异的脸,片刻后便消失了。 母亲猛地将温斯顿向前一推:「快跑!别回头!」 温斯顿脑子嗡地一声,母亲的这句呐喊如魔音一般笼罩着他,温斯顿仿佛失去了知觉,只剩下双腿麻木机械地用尽所有力气交替向前。 待温斯顿再次恢复神智的时候,身后钢剑的斩杀声已经消失。温斯顿回头,只见母亲躺在远处地上,似乎是死了。八尾屠骑在她身上,张大了嘴,从里面喷出一道黑水,注入母亲口中。母亲的身子一抖,四肢伸直,片刻,全身血肉化成黑色碎片,被吸入了八尾屠的每一寸肌肤。 温斯顿脸上涌出两股热流,但没有哭泣的感觉,他扭头继续狂奔起来。 身后传来八尾屠的笑声,听起来比之前中气足了太多。那声音忽左忽右,但可以确定的是,距离越来越近了。终于,在温斯顿快要力竭的时候,它站在了他的面前。 「孩子,记得出去后把你看见的,告诉每一个人哦。」八尾屠笑盈盈地看着温斯顿,故意变换着一张又一张脸。 「我要杀了你!」温斯顿捡起一根粗树枝,向八尾屠挥去。还没来得及看清,树枝已经齐刷刷地折断了,随之而去的,还有温斯顿的食指和中指。他没感受到疼痛,也没见血液涌出,好像自己的手先天如此,什么也没发生过。 八尾屠阴笑着将两根手指扔进嘴里咀嚼,突然,它的神色变得惊慌。它一闪身,一柄雕着雄鹰纹饰的大剑刺入,不等八尾屠站稳,又连连劈砍,逼得它四处躲闪。温斯顿过会儿才看清,那是一个满头金色长发,身子比母亲还要高大矫健的女人。 女人一跃而起,一剑砸下,八尾屠卯足了劲反攻而去。剑爪相交之时,天空一柄金色光芒化作的巨剑直直落下,将八尾屠震得身形恍惚。它一跃退出好远,惊恐地向沼泽深处逃走了。 「菲莉娜!」一男一女两个骑兵从远处奔来,「怎么了?」 温斯顿循着声音望去,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沼泽的边缘,外面是一片阳光大好的丘陵。 被叫做菲莉娜的金发女人对骑兵摆摆手,转头看向温斯顿,说:「小家伙,从穆赫利亚来的?」温斯顿呆呆地望着她。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菲莉娜一伸手,自己先上了马,却发现温斯顿无动于衷:「嗯?」 温斯顿涨红了脸:「它……它杀了我妈妈,而我……刚才竟然逃了!」温斯顿流下眼泪,表情却很倔强,「我要杀了它!报仇!」 「哈!不错,不愧是我们穆赫利亚的男人。」菲莉娜将一包干粮、一柄短剑扔在了温斯顿跟前,「去吧!它现在虚弱得很,不足为惧。你记住,那边的山头上,能看见我和我的部队,那里多得是和你一样遭遇的孩子。报完仇后如果无处可去,我们随时欢迎!」说完,双腿一夹,驾着马与两个骑兵绝尘而去。 温斯顿擦干眼泪,捡起短剑和干粮,望着八尾屠逃走的方向,眼里闪现出杀意。 四、 八尾屠惊讶,它张开的嘴再也探不下去,呼吸也开始有些困难。 温斯顿一只手掐住八尾屠的脖颈,如山石一般,使它再也进犯不了分毫。 「你可知道,我妈,乔俊环,当时已经一百一十九岁了?」温斯顿突然淡定地问道。 八尾屠有些诧异,不知道身下这个少年说些什么奇怪话。 「她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讲述者,而我,是这个世上最后一个知道你存在的人。」温斯顿一点一点起身,八尾屠却似乎浑身无力,完全无法阻挡。 「我知道此时你弱得连一个小孩都抵挡不住,你的故事由我来编写,你的能力由我来决定,知道吗?」温斯顿站起身,将八尾屠高高举起。八尾屠表情痛苦,不停变换着脸面,发出不同声音的怪叫。 「现在,我要替她报仇了。」温斯顿用另一只手抓住八尾屠的上颚,用力一撕,八尾屠的头部便被扯下,乌黑的血液溅满墙壁。 温斯顿扔下八尾屠的身子,喘着粗气。树屋的墙壁亮起了一个个金色魔法符文,那是温斯顿事先画好的,他知道要除掉一个信仰造就的怪物没那么简单。 果然,树屋开始颤动,地上的八尾屠身体突然炸裂,一个八头长蛇的灵体钻出,迅速占满了整间屋子,疯狂扭动。温斯顿匍匐身子,找到开关,一掰,地板打开,温斯顿从暗门遁出,落在了树屋底下。 头顶的树屋抖动得更加剧烈,里面传出不同声音的哀嚎,听起来惨烈异常。树屋的缝隙透出越来越亮的光芒,紧接着,整个树屋开始缩小,将哀嚎声压缩得也越来越小。最后树屋凝结成一个光点,再次炸开,强烈的光芒充斥了整个沼泽地。 几分钟后,轰鸣声与强光渐渐消失,温斯顿松开遮住眼睛的手,看到四周已经不再有瘴气,粘湿的沼泽地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干涸。他知道,八尾屠彻底消失了。 温斯顿突然有些失落,为一件事等待了那么多年,解决的过程却如此短暂。 外面的世界他从未见识,在乔俊环的描述中,那里危机四伏,要时刻保持警惕才能侥幸生存。然而,在温斯顿看来,目前封禁魔法的穆赫利亚已不再有他的容身之处,相较之下只会更难活命。思绪至此,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沼泽的边界。 他突然看见远方的丘陵落下了金色的阳光,一扫阴湿带来的颓靡,给人以希望和力量。温斯顿不自觉地摸向了腰间的短剑,短剑的剑柄处有雄鹰的纹饰,材质摸起来十分温润。 「菲莉娜是吧。」温斯顿有了新的想法,他整了整已经破烂不堪的衣冠,希望八年的时光没有改变一切,还留下了点什么。 「希望还不迟。」温斯顿想着,大步朝着远方金色丘陵的最高处走去。
更多>

相关推荐